梦魇

Regardless of wind and rain

回溯

第五章:穿回去了!?
         “魏无羡!快点给老子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江澄一jio  zhua 了开了房门。
         “砰”的一声,魏婴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滚了下去,一脸懵逼的看着江澄。“江…江…江…江澄!?你怎么在这儿!?” 难道又是梦?我又回到莲花坞了?那蓝湛现在是不是在云深不知处……?正当魏婴胡思乱想时,江澄一句话把他惊醒。“你还要磨蹭多久?不就是去云深不知处几个月吗?看看你在样子,真给我们云梦丢脸!”
          “什么!?去云深不知处?真的?什么时候去?现在?”魏无羡两眼放光像一匹饿狼盯着肉块似的盯着江澄。“卧槽,魏无羡你什么眼神!?就算你不想去也不用露出这种眼神吧”江澄被魏无羡看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嘿嘿,怎么可能会不想去呢!再怎么样也不能给云梦丢脸!对吧。对了,咱什么时候出发去云深?”看魏无羡昨天还苦兮兮而今天却一脸兴奋的脸,江澄甚是无语“……你昨天不是说打死不去云深的吗?怎现在又改变主意了……”见江澄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魏无羡道“师妹,我也是云梦的一员这种事当然要去了(只不过为的是我的蓝二哥哥!)”“!?魏无羡你他妈再叫我一声师妹试试?!”
          “阿澄!阿羡起床了没?快出发了。”屋外传来江厌离催促的声音。“恩,我起来了。师姐我们这就出来。”魏无羡回答后拉着江澄夺门而出便看见江厌离端着汤站在门口温柔的笑着。“师姐…”在看到江厌离的那一刻魏无羡瞬间眼眶通红,将泣不泣。“啧,丢人!”耳边传来江澄鄙视的声音。“好啦,羡羡今年几岁?”下一刻便江厌离温柔的声音又传了来。“嘻嘻,羡羡今年三岁啦!”“好了,阿羡快把汤喝了吧,不然一会儿就该凉了”“就是,快点,不然赶不上去云深的时间了!”“好好好”
          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便出发去云深,然而在临行前江厌离还拉着魏无羡、江澄这两师兄弟念叨了一大堆需要注意的事项。

――――――――(我是勤劳的分割线)
      “哇,好静雅啊。”“是啊是啊”“原来云深不知处这么美啊!”“对啊,像仙境一样呢”“……”
        (云深不知处!我魏无羡又回来啦!话说我的二哥哥现在在哪儿?)“嗷!”看到魏无羡在走神,江澄忍不住掐了他一把。“叫什么叫!是想把人丢到云深吗!”“靠,那你掐我干什么,师兄我没做什么对不起师妹你的事吧。”“呵呵,是啊。站那儿跟个傻子样的发呆!快点!清点人数了!”“来了来了!”
    
――――――――――――――――
       没了……

回溯

我不知道我写了着啥QAQ各位将就着看吧
――――――――――――――――――
第四章:陈情play
        下体被扒光露出双腿,修长而有力,蓝忘机猛地把魏无羡的双腿拉开,魏无羡条件反射的挣扎了起来,无奈双手被抹额反绑在床头,动弹不得,如案板上的鱼一样只能任由蓝忘机摆布。
         魏无羡双腿被拉到最开,露出那两片浑圆雪白臀瓣中那小小的禁闭的一个粉红小点。蓝忘机伸手在那粉红小点上揉了揉,把魏无羡刺激得一个哆嗦,脸上出现了一丝绝望,心想到:完了!蓝湛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知道明天能不能下床,明天可是云梦一年一度的月荷节,要是自己没去的话,江澄会不会用紫电抽死他?发现魏无羡居然走神了!?蓝忘机不等手下那一点是否被扩张到能不能进去就直接将两根手指插了进去。魏无羡瞬间回神,因为一阵快感从尾椎传来,酥麻酥麻的,使得前段也开始站起来了。
        “嗯…啊,蓝湛,你轻点!你的指甲刮到我了,好痛QAQ”闻言,蓝忘机果然手下的动作轻了许多,但速度却更快了。两根手指将穴中内壁上按压,企图把所有褶皱抚平,等到洞穴更加湿润后,蓝忘机第三很手指也随之插了进去,三根手指给魏无羡带来了快感,使得前段开始分泌浊液。“蓝…蓝湛,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快进来……”魏无羡现在只觉得穴内瘙痒难耐,渴望被蓝湛那物狠狠地肏弄。
         随着时间的后移,情欲的高涨,魏无羡只感受到全身的血液都向下身涌去,前端也越来越硬……

――――――――――――――――――
    果然还是太懒了,咳咳,明天继续。

回眸

       羡羡的二哥哥找到莲花坞来啦。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
第三章:
        在回云深的路上,蓝湛一直冷着脸,虽说平时蓝湛也是板着个脸。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就连魏无羡都感受到身后的人所散发出来的寒气,让魏无羡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去撩蓝湛了。少了魏无羡的喧哗,这一路上倒也安静无比。但魏无羡这一路上心都是颤抖的,因为他看不出蓝湛到底在想些什么。然而这一切也不能全怪蓝湛。

(回到莲花坞)
   ――――――――――――――――――
     “魏婴!”  
     “蓝蓝蓝蓝湛!你怎么来了!?”
       说罢,只见蓝忘机脸色更冷了。任谁一大早起来自己的道侣不见了心情也不会怎么好,哪怕是含光君。
        蓝家人有着令人发指的作息规律,时间一到便自动起床。当蓝忘机起床一看,被子的另一边已经凉了,而魏无羡不知所踪。蓝忘机急急忙忙下床穿好衣服在房间仔细看了看,只见在桌上放着一张字条:
蓝二哥哥亲启:
        金陵台出事了,我和江澄一起去给金凌助威了!这两天就不回云深了。别太想我哦。
                                                                    爱你的羡羡
        当蓝忘机看到字条的时候便想去金陵台把人给抓回静室。一出静室便有弟子前来禀告说先生和宗主让含光君去一趟藏书阁。忙完了所以的事后,蓝忘机马不停蹄的赶去了金陵台,结果得到的消息却是魏无羡和江澄已经离开去莲花坞了。又赶到莲花坞,一到莲花坞就刚好听到魏无羡所说的那些话语。一气之下便拉着魏无羡的衣领御剑就走了,结果这边的江澄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别说人,连个影子都没了。
      “卧槽,这什么情况?刚才的话蓝二全部听到了?魏无羡你一路走好。”说完江澄就去整理宗卷了。

――――――――――――――――――
(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一手提人,一手持剑,毫无雅正之言。到了静室门口更是直接一jio把门踢开,直接领着魏无羡进了静室。进去后,随手把避尘一放,把魏无羡拉到自己面前,在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一口吻了上去,撬开牙关开始了掠夺。魏无羡被吻的七昏八肃,双腿发软,伸手想把蓝忘机给推开。可蓝忘机的臂力不是一般的大,一手捂着魏无羡的后脑勺,一手搂着腰,为了防止魏无羡跌倒,紧紧的把人给控制在自己怀里。放魏无羡以为自己快窒息时,蓝忘机才放开他。
      “蓝……”
        话还没说完就别蓝忘机给扔到了榻上,紧接着蓝忘机便栖身而上。

        

回溯

         这里私设双杰已和好。
         主忘羡,副曦澄。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
第二章: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大老远就听到金凌咆哮到。“小宗主,还是把金家的掌控权交给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吧。我们这是为了金家着想啊!毕竟宗主您还年幼不是吗?”“哼,你们想都别想!”“小宗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你们……这是想对我用罚吗!?”金凌那个急啊。心想:舅舅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该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踢开。“哎呦,小金凌受啥委屈了?说出来大舅给你撑腰!”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不用说就知道是谁。那几个长老听到这声音后便知道了这来的人是谁了,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铁青。“哼,谁要你撑腰啊。”金凌嘴上虽这么说到,但心里却很开心。“魏无羡,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随后进来的便是江澄了。“舅舅!”“闭嘴!连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金凌你小子有什么用?今天是不是我不来你就不打算做这个宗主了?恩?还有你们!金家养着你们是为了辅佐家主可不是让你们掌管金家的!”“江宗主,您这事未免也太管得太宽了吧。这是我金家的家事!”“呵,金凌是我亲侄子!难道他出事了我这个做舅舅的不该帮他?”“哎呀呀,师妹跟这群老头子废什么话啊。金凌你别怕,这种事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你大舅我给你撑腰!”魏无羡从腰间抽出陈情在指尖中旋转。“哼,谁怕啦。”众长老看到魏无羡拿出了陈情,额头瞬间冒出冷汗。一个三毒圣手已经是很难对付了,现在又冒出来了个夷陵老祖!夷陵老祖是谁?如今的鬼道第一人!更何况他的道侣是蓝湛蓝忘机!
         …………(咳咳,基本都是废话,所以就不打算写了)
        处理好了那几个长老后, 金凌留在了金陵台,江澄和魏无羡回到了莲花坞。“怎么,你还打算留这儿?不去找你的含光君?”“师妹,你居然赶我走,师兄我太伤心了。”“呵呵,你确定不回云深?”“我干嘛要去?饭菜难吃死了。还是咱云梦好啊。又有那么多好看的仙子姐姐!”
        “魏婴!”


――――――――――――――――――――
         猜猜是谁来了?
         又会发生些什么?

回溯

       忘羡夫二人齐齐穿回十五岁。
       主忘羡,副曦澄。
       也许之后还会有其他cp出现。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
第一章:
         自观音庙一事后,金光瑶所留下的心腹全被斩杀,金家重新洗牌,由金凌继位宗主之位。虽说有几个长老倚老卖老妄图想掌控金家,控制金凌,使其成为一个傀儡宗主。但耐不住金凌身后还有几座靠山啊。江澄――金凌亲舅,人称三毒圣手。咳咳,另一个自然就是我们的夷陵老祖魏无羡了,更何况魏无羡身后还有一个含光君蓝忘机。
         在金凌继位前两晚,把蓝忘机灌醉的老祖终于知道为什么姑苏蓝氏要禁酒了,不仅仅是一杯倒,而且喝了酒的蓝忘机根本没有平时的雅正。(估摸着是被仙子吃了)
        醉后的含光君在床事上自然没有平时的温和。?(貌似平时也没怎么温柔过)这导致两人完事后魏无羡下床都是用滚的!?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后颤抖抖的从衣服里掏出了张传送符。蓝炎一闪,直接到了莲花坞,结果好死不死,直接传送到了江澄面前。魏无羡被江澄那张可以个关公娉美的黑脸吓了一跳,腿一软便直接栽倒了地上。“嗷――”的一声,倒吧江澄吓了一大跳,连忙伸手想去把魏无羡拉起来。“痛痛痛痛痛,师妹你轻点儿。照你这样拉,师兄我的腰估计都要断了。”江澄听到后脸色像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不顾魏无羡的哭爹喊娘直接把魏无羡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讽刺道:“你不去和你的含光君游山玩水,跑莲花坞来做甚?”“啧,这不听说金家的那些个老头子不服气金凌儿做这个宗主嘛,所以就来找师妹你一起去给小金凌助阵了。”“呵,就你?你以什么身去?”“对,就我。当然是以金凌大舅的身份去了”“就你这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样子!?”“唉,为了小金凌,被蓝湛艹的再惨也得去啊。”“……”“好啦,师妹。咋俩别磨叽了,还是赶快去金陵台吧。”“等等,给你”说着江澄扔给魏无羡一套绣着九瓣莲的江家校服。魏无羡愣了一下,“看什么看,还不赶快换上!”“嗯”
        换好衣服后,两人直接用传送符去了金陵台。一名门生看到二人后急忙过去行礼,并说到“二位请稍等片刻,待在下去禀告几位长老和小少宗主。”“嗯!?你说怎么?金光瑶已死,本该金凌继位!这小少宗主是个什么意思!?”说罢便想冲进去把人给揍一顿。“唉唉唉,师妹你冷静冷静。”魏无羡把江澄拦下。“呵,你不用去禀告了,身为金凌的舅舅,去看看他难道还需要禀告?”江澄也是个聪明的人,被魏无羡拦下之后便清醒了过来。“好了,师妹。咱现去看看金凌怎么样了吧。”“卧槽,魏无羡你她妈别这样叫我!”“知道啦,师妹!快点!”两人便这样吵吵闹闹的向正堂走去。


――――――――――――――――――――
         第一次写,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希望能被大家提出来。

回溯

         舍不得汪叽等wifi的那十三年,所以借鉴了一下各位太太的想法。

―――――――――――――――――――――
         某天夷陵老(撩)祖趁着含光君去讲课偷溜去了彩衣镇的青楼,然后自然就一身的胭脂味儿了。为了不让自己的腰再次离家出走的羡羡自然就想着女装去撩我们雅正(并不)的含光君了。之后便是天天了,然而一觉醒来双双回到wifi去云深求学的前一个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由原文改编而来,所以有大量的原文。

微蓝~一抹淡蓝

第一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夜!尘!救命啊!陌他要杀了我!”只见走廊上两男神级别的男生在“追逐打闹”。前面一个慌慌张张的跑着,后面一个面无表情的追着。
        “我说,月,你又怎么惹到陌了?居然从操场追到了教室。”那坐在教室的一位少年懒懒散散的说到。“尘,你又不是不知道月这小子就是欠收拾,每天不被陌揍一顿就皮痒。”一个穿着白衬衣,黑九分的男生不紧不慢的说到。

―――――――――――――――――――
        处女作,不喜误喷。
        明天继续

找到完整版了